终极圣母,为何变成杀人狂魔?

摘要: 成为大多数,也是走向堕落的直线距离。

10-12 01:30 首页 文学歪史



1.

知乎最近有个热门问题:


“乾隆和北京白领,谁的生活质量更高?”


一大堆人站队乾隆,不管我们生活在21世纪,享受着自由,享受着技术带来的便利,空调Wi-Fi和现代医学等等,在他们心里,都比不上乾隆有权有女人。




能随便杀人。能睡女人不带套。


是他们心中,幸福的终极标准。


不觉得自己像禽兽吗?


技术解放又怎样?


照样割不掉,封建权制的几千年毒瘤。


突然想到一句话:


不是你有多善良,只是你没机会做恶。




2.

电影《狗镇》,血淋淋的告诉我们:人性最经不起测试,一旦有机会,恶如潮水,将淹没道德束缚。


最初的狗镇,是风景优美的世外桃源,人们安居乐业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互不打扰。


伴随着枪声,陌生女人Grace打破了狗镇的安宁。


为了留下来,她去每户人家帮忙,给残疾的姑娘洗床单,给小朋友做家教,替花园松土,帮小教堂修台阶……


直到,警察张贴了通缉令,银行抢劫犯Grace。


她有了软肋,人们便欺负的硬气。


男人们找她发泄性欲,女人们让她干更多更重的活,辱骂也脱口而出。


甚至,为了防止她逃跑,给她拴了狗链,项圈上焊接着铃铛,能随时听到她在哪里。狗链另一端拖着铁车轮,连走路都变得吃力。



她成了狗镇的狗。


小孩子可以调戏她,瞎子也能猥亵她。


众人的暴行,让Grace愤怒、黑化。


她原本是个终极圣母,连强奸犯、杀人犯,都主张宽恕,直到她见识了轰然倒塌的人性。


电影结局里,信仰基督教的Grace扮演了救世主。


《创世纪》中,由于人类变得贪婪、懒惰、肮脏,耶和华便挥一挥衣袖,降下大洪水,淹没一切村庄农田,淹死一切生物,包括襁褓之中的婴儿。


只留下一个方舟,他规定谁可以活。


Grace杀光了镇上的人,只留下了一条狗。


她认为,世界上如果没有狗镇,会变的更加美好。


但她毕竟不是救世主,她只不过通过权力,把自己化身为又一个狗镇罢了。


这个故事,是不是有很多似曾相识的画面?


它不仅是电影,更是活生生的事实。


甚至,连某些伟人,都逃不脱人性的枷锁。




3.

跟狗镇很像的,还有部韩国电影:


《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》。


导演跟马尔克斯的《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》一样,直接告诉我们,谁是凶手。


看到金福南黑乎乎的脸上,炸开大咧咧的笑容。


她热情、开朗、温暖。


第一次觉得,真有人像向日葵一般美好。


但她的生活里,暗无天日,只有雷电交加、风吹霜打。


干活时,姑姑随时监视她,动辄骂她是猪。


小叔子随时会跑去强奸她。


丈夫带妓女回家,她在一门之外听着靡音。


她以为好朋友是救命稻草,却只是想着自保的自私鬼。


丈夫可以随时骂她像条狗,拿砖头砸她,可她对丈夫不用敬语,就要被骂;丈夫打女儿时,她朝丈夫扔砖头,也要被众人训斥。


忍无可忍后,她黑化复仇。




有人说,看的很爽。可我一点都不觉得爽,只是绝望。


她的复仇,是在自己身上绑了炸弹,准备好同归于尽。


而她,只不过想像个人一样,平静生活。连最基本的权利,都要拿命去拼,而且是自爆的绝路。


我们的土地上,还生长着无数的金福南。


我们或许不知道。


或许知道了,也如同女二号,冷眼旁观,只求自保。




4.

狗镇式的民主,在心理学上,叫做团体盲思。


金福南所在的无岛上,也有自己的一套道德。


这种看似荒谬的抱团,在天朝也曾粉墨登场。


只要你是可疑的,只要你是少数派,那就活该被欺负,活该关牛棚,活该被罚扫厕所,活该被剃阴阳头。




哪怕在现在,照样如此。


樊胜美们,被理所当然地欺压。因为是女儿,要用生命养弟弟。前段时间,有个女生猝死,她被爹妈和弟弟,吸干了血。


小到家庭、宿舍,大到学校、国家。


狗镇人,自以为是民主,他们什么事都投票表决。


但这种民主,不过是集体暴政。是把欺压人的乐趣,分发给了无数小民。


哈耶克曾指出,民主真正的精髓在于宽容,并不是服从大多数人的观点而是允许少数异见者的存在。




5.

看知乎回答时,我在想,如果给我杀人的权力,我会不会干掉,自己讨厌的人?


看电影时,照旧存疑:


如果我是狗镇的一员,我会不会加入这群人的恶行?


如果我是金福南的朋友,我会愿意冒着危险,救她出苦海吗?


奇葩说有一期辩题是,如果你是清醒的人,会不会喝下村里的愚人水,变得和大家一样,黑白颠倒,是非不分?


所有人都明白,变蠢是轻松的。


成为大多数,是生活的简易解答方式。


而我们也要警惕,成为大多数,也是走向堕落的直线距离。


那么,你的答案呢?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今日话题:


你看过哪些拷问人性的电影?





首页 - 文学歪史 的更多文章: